All

乌兹别克斯坦出口桃子价值3600万美元

据国家统计委员会通报,今年8月1日,我国向9个国家出口了价值3630万美元的4.77万吨桃子。这个数字比去年同期多了22000吨。

19:50 29 August 2020
已知在7个月内多少吨香水进口到乌兹别克斯坦

今年前七个月,乌兹别克斯坦从法国进口了3万克香水。

19:30 27 August 2020
乌兹别克斯坦跨境汇款收入达到30亿美元

据乌兹别克斯坦央行数据,乌跨境汇款收入30亿美元,同比减少2.17亿美元,下降7%;

22:50 22 August 2020
“布哈拉——七个圣人神社”路线将开始运营

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交通部:从8月22日起,位于布哈拉噶子里(Gazli)公路上的主要车站“Sharq”将按照检疫要求建立的所有卫生标准,“布哈拉——七个圣人神社”路线开始运营。

23:35 21 August 2020
乌兹别克斯坦向新西伯利亚出口近200吨苹果

根据Dunyo新闻社报道,自8月初以来,已从乌兹别克斯坦向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地区出口了198.9吨苹果。

17:50 20 August 2020
荷兰商人表示有兴趣向欧洲出口乌兹别克柠檬

根据Dunyo新闻社报道,乌兹别克产品在欧洲市场越来越受欢迎。尤其是果蔬产品,以其鲜美与天然的口感,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关注。

18:55 19 August 2020
乌兹别克斯坦实施入境航班新规

乌政府根据乘客来源国疫情形势将航班分为红色(重度)、黄色(中度)和绿色(安全)三个等级。

17:05 18 August 2020
乌兹别克高考生被外国十所大学录取

花剌子模洲波哥特区第92学校的毕业生贝纳齐尔巴奴·乌林巴耶娃获得了在7所外国著名大学学习的机会。

18:35 17 August 2020
乌兹别克斯坦在向日本出口葡萄干的国家中排名第八

​​​​​​​乌兹别克斯坦在向日本出口葡萄干的国家中排名第八。 如今,对朝阳大地供应干果量正在迅速增长,并在日本最大的网上商店——乐天、亚马逊、雅虎销售,以及以“丝绸之路水果”商品名运送到糖果厂。

17:25 13 August 2020
乌兹别克学生成为20所外国大学的学生

布哈拉洲第15中学的毕业生法兹利丁·伊斯马托夫成为了20 所外国大学的学生。

23:48 12 August 2020
乌兹别克女科学家获吉尔吉斯奖章“图兰·比里姆迪吉”

据kabar.kg网站报道,塔什干国家灌溉和农业机械化工程师研究所人道主义科学部主任、历史学博士肖希斯塔汗·乌尔贾耶娃(Shohistaxon Uljaeva)教授被中亚作家和历史学家联合会吉尔吉斯分会授予“图兰·比里姆迪吉”奖章。

17:30 11 August 2020
2025年亚洲青年运动会将在乌兹别克斯坦举行

2020年8月7日,乌国政府通过了“关于筹备2025年在乌兹别克斯坦举办的第四届夏季亚洲青年运动会工作”的决议(第468)。

21:50 10 August 2020
乌兹别克斯坦将转让4座机场经营管理权

  米尔济约耶夫总统在日前召开的关于扩大能源、交通、公共设施及医疗保健领域公私合营合作伙伴关系的会议中表示,乌国将转让4座机场经营管理权。

17:30 09 August 2020
乌兹别克斯坦的柠檬价格上涨152%

据国家统计委员会报告,今年年初以来,乌兹别克斯坦的柠檬价格上涨了近152%。因此我国加大了柠檬种植业补贴政策。

01:27 08 August 2020
喀什卡达里亚将19吨南瓜出口到俄罗斯

近年来,喀什卡达里亚质优味美的果蔬产品越来越受到国际市场的欢迎,出口呈现出快速增长态势。到如今,已经出口了二十多种产品,例如西瓜,甜瓜,西红柿,甜菜,桃子等。目前南瓜也开始对外出口。

13:55 07 August 2020
乌兹别克斯坦黄金外汇储备超过323亿美元

乌兹别克斯坦中央银行:乌兹别克斯坦官方国际储备总额已超过323亿美元。

13:25 31 July 2020
乌兹别克人的平均收入是多少?

2020年一月至六月,在乌兹别克斯坦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和组织工作的员工的名义月收入达到250万苏姆,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21.6%。

10:15 30 July 2020
乌兹别克斯坦人口数量持续高速增长

截至2020年7月1日,乌兹别克斯坦常住人口为3419万。从今年年初以来,人口增加了28.59万。

10:05 29 July 2020
乌兹别克斯坦暂时禁止出口药品,直至10月1日

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内阁已下令,有关在新冠状病毒流行期间管制药品、医疗器械和设备流通的措施。

13:15 24 July 2020
乌兹别克斯坦停止羟基氯喹的治疗方案

在《急诊》电视节目上,国家创新健康协会的代表克拉拉·约德戈罗娃(Klara Yodgorova)谈到了羟氯喹的危害:“在大流行初期,由于还没有确切的治疗冠状病毒的药物,因此开始使用氯喹、羟氯喹、阿奇霉素等药物治疗。”

10:05 24 July 2020